火车上下雨

坚决不坑,万年不更!_(:3」∠❀)_

复活冒泡(๑•ี_เ•ี๑)可能。。。

好想发文啊啊啊啊

但是不在手机里

平板被收了

一个暑假都没碰文。。。

借同学热点证明雨桑还活着(๑•ี_เ•ี๑)

续上次的绿鼓金鱼,我又梦到了爆豪河豚……

附带一只海兔轰,真没别的意思=_=

好像占了tag,抱歉

我我我我看了大大的文,然后我脑中就出现了这个ˊ_>ˋ绿谷金鱼

激动的不行,回复好像不能贴图片,所以就发布了,画的这么丑,真的抱歉

m(._.)m

 @writewinter 大大

[一不小心把一辈子栽到电梯口撞见的人那儿了]<2>


久违的更新(´・_・`),以及暂停更新通知,我马上要中考了,过两天四月调考。 ˊ_>ˋ可能没时间写了,所以说一下,请大家一定别忘了我-_-#

m(._.)m

m(_ _)m

平板被禁网了,所以只好拍照了orz

如果再看到我更新,记得赶我回去学习(-。-;,谢谢大家



【雪夜】我好想你(慎点)

雪夜•《我好想你》

•一篇旧文,今天把它翻出来了,于是就发一下,文笔真那啥渣。(ノ=Д=)ノ┻━┻
•在贴吧帖过,只不过没发完(;≥皿≤)
•本来准备写长篇的,结果写不下去了,我果然不是一个能够长时间悲伤的人 ( ̄ε(# ̄)☆╰╮o( ̄▽ ̄///)
•非常感谢YOYO在我小学幼稚的时候照顾我,说我写的好(⑉°з°)-♡
•正文一发玩(划掉)完
•会有一个甜甜的番外(。ò ∀ ó。)
PS:我写的时候被旁边的男生看到了,他说我在写情书给XXX(눈_눈)
如果可以的话,我要帮你写情书给别的男生_(:з」∠)_

引子

有没有一些场景,提醒你曾有过的生活。
有没有一些地方,踏过曾经一起的足迹。
有没有一些乐章,轻踩着记忆的舞蹈。
有没有一些回忆,连自己都假装遗忘了。
有没有一些情绪,连自己都假装已无伤。
有没有一些笑容,是送给朋友们不担心你的祝福。
有没有一些眼泪,只属于关了灯后黑暗中的自己。
有没有一些呐喊,张牙舞爪,夜夜枝枒,却无处诉说,无人聆听,像一樽不打算开花的树,把所有思念长成根,不知不觉占据了,广袤至无法丈量的土壤,除了死亡,再无法移植。
有没有一些声音,提醒你面对思念的存在;我好想你,好想你。
没有别的了。

一•五年

五年可以干什么?
五年可以周游世界,
五年可以谈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五年可以成就一番事业,
五年可以做很多事,可是有一位神明,他用了五年去忘记一个神器,却怎么都没成功。
如今,那个神明还在学会忘记。

“夜斗!”
日和对着树上睡觉的夜斗叫着,那只神明翻了个身。
“对方拒绝与你对话。”并留给你一个高贵冷艳的背影。
“有-工-作-了!”少女一字一顿的强调
“真的!”这句话吓的夜斗一个翻身掉到地上。
“好疼呐~”他坐在地上揉着他的头发,用略带撒娇的语气说着。
……
尴尬……
“夜斗……”已经没有会赶在你摔下来前接住你,吼着:不有仗着自己死不了就自残啊!的人了。(好绕口诶QAQ)
夜斗坐在地上沉默不语,然后突然站起来,朝气蓬勃的对她笑
“走吧,不是还有工作吗”
日和知道,夜斗已经掩盖好他的情绪了。那张同五年前一样好看的脸,也一如五年前一样笑着,明明是在笑着,还笑的那么开心,结果只是为了不让眼泪流下来。
“夜斗……雪音他……”已经不会……
“他会回来的!我一定会让他回来的!”夜斗的脸上难得露出严肃的表情。
那你又为什么刚才在树下一脸受伤的样子?
日和问不出口。


二•心与碎片

已经过了很久了,雪音还没回来。
每天晚上都能梦见他,那个朱红色眸子的少年。
微笑着说:我爱你
当年难于启齿的话,现在他却一遍遍说着,变成了夜斗思念的源泉,不过几个音调在脑海中盘旋,旋转,像海妖用来蛊惑人类的话语。自己要疯掉了吧,总有一天。夜斗自嘲的想。
躺在黑暗里,夜斗的眼睛泛起明蓝色的微光,墨蓝色的头发被月光照成淡蓝,一副恍惚不在人间的样子。
翻身,望着天花板,夜斗忽然想起几年前他和雪音,日和在间房子里的日子,虽然他总在雪音学习的时候嘀咕着什么一定要让大黑把阁楼扩大一点,太小了……什么的。现在看来,这房间真是大的要命,什么都没有,那些简易的家具在他看来和黑暗没什么区别。
孤独吗?
痛苦吗?
抑或是悲伤?
夜斗没有和任何人或任何东西诉说过雪音不在了的感情,他把这方面的情绪封锁起来,像是等着雪音来打开,又或是等着它抽枝发芽,生根成树,开花结果。至于开的什么花,结的什么果就没人知道了。
想到了什么,夜斗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包裹,里面传出什么东西碰撞发出的细小声音。那里面是碎片,刀的碎片。
“呐,雪音,让我忘了你好不好?”
他把包裹打开,雪一样的碎片被夜斗拼成了两把刀,那是他的祝器,唯一一个为他改变的神器,也是他唯一的爱人。
雪音已经不在了,他比谁都清楚,但是他不愿意相信,也不敢相信。
他就是要他回来!
就像个丢失心爱的玩具的小孩,憋红了脸,任性的吵闹。
因为要是连他都相信了,就好像雪音真的已经回不来了……
答案他很清楚。
但他懒得放弃。

三•快乐

夜斗从没想过他会再一次来卡比帕乐园,他在这里有太多回忆,上次买的玩偶还堆在小福家的阁楼,它歪着头,可笑的坐着,也许是头这样歪久了,乍一看就像是被折断头了一样,有些可怕。有时候夜斗半夜冻醒,他会缩进那个玩偶的怀里,嗅着灰尘与时间留下的味道,仿佛那是最好的催眠药。夜斗摸摸鼻头,他好像闻到了玩偶上灰尘的味道。
“日和,你把我带来干嘛?”
“今天的委托就是这个啊~”
“蛤?”
一个小脑袋从日和身后冒出来,眨巴着绿色的眼睛。
“惠……惠比寿,你又把邦弥丢下了吗?他现在一定又在某条街上哭号着:’少爷!’吧!”
“不是啊,今天就是邦弥先生的委托哦!”日和替惠比寿回答。
“高天原好像真的同意建一个卡比帕乐园了,所以派我来调查一下。请帮助我,夜斗先生!”坚定的眼神和黄泉中一样。
夜斗有些恍惚。
“夜斗先生?”
“啊……好哇,走吧走吧,首先是卡比帕旋转茶杯!”
日和跟在那一老(?)一老(?)后面,忽然有些感慨,五年,过的真的很快……
“喂,日和!快点过来!”
“来了!”
-------------------------------------这是一条不明存在的分割线-----------

等到那两人终于玩够(划掉)调查完了已经是黄昏了,两位神明坐在路边长凳上等待晚上的游行。
玩累的夜斗静静地摊在长凳上,他看着天空的晚霞,一动不动。
被照亮的天空任红色层层渲染,渐渐深邃,夜斗淡色的眼睛被照的透明,映出了淡淡的珀红,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
他的脸上十分平静,不,倒不如说是平静的可怕,仿佛刚刚那个笑的明朗活泼的人不是他一样。
分别的时候,惠比寿盯着夜斗,没有说话。夜斗耸耸肩,一脸“谈钱伤感情”地说:“没关系的了,反正我今天也玩的很尽兴。”
“真的吗。”话少的福神并没有询问夜斗,而是肯定,肯定他在说谎。

最终以沉默散场。
夜斗是不会说的,真话……
他一个人在黑暗里游荡,喃喃自语。
“就算把世界给我,我也不会快乐。”
因为他的快乐早就随着晚霞般的红色消失了。
他已经,一无所有了。

四•没有寄出去的信和不存在的收信人/情人

过了多久了?
好像已经很久了吧?
就像永恒和虚无都是不存在所谓时间的吧?
时间用什么计算?
遇见你是一天,时针绕了两圈,分针绕了一千四百四十圈,秒针绕了八万六千四百圈。
与你一起生活,工作,拌嘴,认识日和,和痴女干架,你拥有第一个朋友,并失去了他,你变成了两个,等等,这些是在第二天,时针绕了四圈, 分针绕了两千八百八十圈,秒针绕了十七万两千八百圈。
然后……然后发生的一切,直至你说你走了是第三天,时针绕了六圈,分针绕了四千三百二十圈,秒针绕了二十五万九千二百圈。
现在呢?
时针还在转吗?
分针还在转吗?
秒针还在转吗?
这一天还蛮漫长的
比我想的漫长
真的……
长的……让我有点受不了。
说真的,我从来没有想过你竟然会丟下我一个人。
你竟然一个人走了!
当初把你“捡回来”就想过你是个麻烦的小鬼
真的,很麻烦啊。


一个人
与一个人
相遇变成了两个人
一个人
他走了
另一个人
变成了一个人

再没相遇



五•旧伤
每天都会来那么几次
突然袭来的痛苦与悲伤,紧紧揪着他的心,那种感觉不知到从哪里传来,传过假像人类的经脉、血管、神经,鬼知道是什么。他被慢性疼痛定在原地,动弹不得,除了大脑。
他自嘲,即使是优质于人类的精致人形也会比人类还惨啊,因为一个小鬼就成这样,呵。
看来他这么多年是白活了。
搞得比人类还辣鸡当个什么神明。
疼痛在他的身上留下看不见的伤。
就像即使是神明也会死一样,神明会哭,会疼,会悲伤也是不争的事实。
每当他想去和伤痛抗争时,他会想起那个比他自己还珍惜他的孩子,好吧,形似孩子的小小死灵,他唯一的神明,然后他的抗争不尽神意。
人类有一种自虐倾向,出了一个问题,叫做:如果你娘和你老婆掉水里,先救谁?他还嘲笑过人类的愚蠢,但是,他给自己出了一道题:老爸把老公杀了,怎么办?
怎么办
他选择徒自悲伤。


正文END

成功get技能,左手画阵,不要问我画那儿了ˊ_>ˋ

日常吸矮德,摸鱼ˊ_>ˋ使我快乐,辣眼注意!

p1 临摹截图,散发爱德

p2 真.手残 不要问我为什么是食尾蛇,因为炼金术士的标志画不好我会说?

p3 临摹 同样也是虎视眈眈很久的一张,03版op的爱德

p4 这段时间画谁都像爱德,干脆就画爱德好了……不,这比我写的文还烂=_=

p5 网上搜到的,准备刻章来着

以上,如果顺序对的话……

【焰钢】一不小心把一辈子栽到电梯口撞见的人那儿了•番外1


•与正文没啥关系••••••可能

•有时间瞎BB,没时间写正文的雨桑

•即使是番外也是小学生文笔 OOC

•自己都没想到能BB这么多

•犯罪心理真的很好看(认真脸),不过怕血腥,心理承受能力不强的小伙伴就当没看过这一条。



论版本不同,踹门有什么不同(其中焰钢还未交往)


CM原版

来到一个可疑的地点,一队围后门,一队在前门。大家用眼神表示已做好突入准备,然后摩根吸口气,抬起腿用力一踹,只见 门板猛地弹开,门框飞裂,一行人齐刷刷地举起枪"FBI!"


钢炼版

来到一扇黑色的门前,休斯小心的透过百叶窗观察里面的人,然后转过身,向身后的队友点点头。姚磷上前,贴着门听,然后也转过来,向身后的人点头示意。哈勃克轻仰会意,正准备上前一步,却被金色的豆子拉住了。众人身后的恩维抱臂看戏。在哈勃克不解时,爱德华抬头说"哈勃克,平时的门都是你来踹,但是今天,这门我非踹不可!"说完也不管哈勃克什么反应,将脚抬起,对准门就是一踹"喂!混蛋上司,突击检查!"


结果


CM原版

制服了嫌疑犯,从自己踹开的门扬长而去。


钢炼版

"哐啪!"手上的手机滑落在地,里面隐约传来"喂?罗伊?••••••罗伊,你在吗?••••••"的声音。而罪魁祸首罗伊•马斯唐则是咋舌不言,满脸惊吓,他此刻的心理爱德华不用想也能知道:开口第一句肯定是故作生气,以此增长气势。

"你,你们有什么事要说吗?没有的话就快出去,我可没时间陪你们玩!"

看吧,果然。接下来只要继续压迫他就能把这混蛋打回原形。

"啊,是吗是吗,那我来帮我的上司分担工作好了。"爱德华挥挥手,意示身后的人按住马斯唐,于是姚磷和不知什么时候路过的格利德把马斯唐死死摁在椅子上。爱德华捡起手机,马斯唐表示我给你们涨工资求放过,爱德华回答了一个和善的笑容,把事先准备好的毛巾塞讲马斯唐嘴里,然后打开了录音机和扩声器。

"罗伊!发生了什么?!"

"小姐,你好。"

"••••••你好,请问罗伊•马斯唐能接电话吗?"

"不能。"爱德华在电话这头笑的天真无邪,一屁股坐上马斯唐的办公桌,斜眼瞄着马斯唐一脸有话好好说的惊恐。

"为什么!"女人的声音有点胆怯还带着气愤,明明上一分钟还是她的亲亲小男友,在马斯唐突然静音后就变成了这个听着就是个孩子的声音,她搞不清状况,又担心马斯唐的安危,这让她感到不好的预感。可能女人的直觉吧。

另一边,爱德华笑的更开心了,他看着马斯唐使劲试图挣脱那两个长的一模一样却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姚磷和格利德,开口道:

"因为他在脱••••••的衣服。"说着,在休斯不知道摆什么表情,哈勃克懵逼,姚磷掉下巴,格利德邪笑,马斯唐忘记了反抗,恩维默默关门的众目睽睽下,爱德华还真的脱起了衣服。他缓慢又刻意的让他的风衣和他的长袖亲密接触发出耐人寻味的声音,然后让脱下来的风衣发出被人丢在一边的声响,打开长袖的钢扣,慢慢拉开拉链,链齿之间摩擦的每个响声都清晰的传道了电话的那端。

那端的女人,听着电话里的动静,手不自禁的握紧,再加上爱德华故意在说衣服主人名字的时候降低了音量,这让女人不知所措。

"他••••••罗伊•马斯唐,究竟在脱谁的衣服••••••"她也不是傻子,对方既然故意降低音量,就说明肯定不是''因为他在脱自己的衣服。'' 而是另有其人。

爱德华看到马斯唐自暴自弃的不再动弹,难得他露出吃瘪的表情,爱德华心情十分愉悦,他笑的眉眼弯弯,如果不知道他做的事,大概会觉得爱德华有治愈人心的功能。什么?你问我他干了什么••••••爱德华靠近手机,对它发出了一声色情的低喘,然后轻轻的说"我的。''

休斯心:女儿,你在那儿?!

哈勃克心:我完(wan一声)了,即将死于失血过多。

马斯唐心:卧槽,你是恶魔吗?!老子好不容易找一个超短裙女友!

姚磷心:爱德,good job!等会格利德给我输血时希望他记得我是o型血。

格利德心:小豆丁的低喘,想要!等会又要带性姚的小子去输血了,他是什么血型来着?

恩维:矮子的知识越来越全面了呢,各种方面••••••

拉斯特:我有一道门不知该进不该进。算了,还是黑进马斯唐的电脑好了。




爱德华挂断电话,把录音发给自己留作纪念,然后删了个一干二净。他跳下桌子,带着一班帮凶走了,末了还丢下轻飘飘的一句"好了长官,这样一来你就能好好工作了,若是还有电话我会帮你搞定的。若是在下班时间完成你堆积的工作,我就把手机还给你。"

马斯唐开始思考人生。

这矮子是不是身高都变成心机了!


在某天,约了那个女人的马斯唐准备解释,还没进入主题,马斯唐的手机开始振动,还没等他拿出来,那手机发出了一声贼熟悉的低吟,还附赠一声沙哑性感的''罗伊''。



end


【临摹】虎视眈眈这张很久了(⌒▽⌒),我居然真的画了!我妈问我为什么要这么激动,我说我......我不好说。总不能说因为我天天都在想爱德(●°u°●) 」